學術研究
流芳園
 學術研究 首頁 >> 學術研究 >> 學術研究  
天工人可代 人工天不如
新聞來源:黃山市非物質文化遺產館  添加時間:2011-05-19 13:20:29  瀏覽:3570次

 天工人可代  人工天不如
——徽州“三雕”建筑營造技藝調查

 

(工作稿,刊于《文化月刊》2月號)

一生癡絕處,無夢到徽州。新安江畔,青磚白墻,提及徽州,一幅水墨秀色,萬千綠影山水,飽含著徽文化底蘊的圖景便于腦海中勾勒出來,極近忽遠,若然千載。自秦置郡縣以來,兩千多年的徽州歷史,在不斷的傳承與變革中形成了博大精深的獨立地方學——徽學。而以徽商、徽劇、徽雕、以及新安理學、新安醫學、新安畫派、徽派篆刻、徽派建筑等文化流派構成的徽學,與敦煌學、藏學并列為中國走向世界的三大顯學,以其顯著的地域特征和深厚的文化內涵獨秀中華,流長源遠。

1997年休寧縣黃村徽州古民居——蔭馀堂整體搬遷至美國馬薩諸塞州波士頓塞勒姆市皮博迪·埃塞克斯博物館引起巨大反響,徽派建筑便備受世界矚目。2010年,代表徽州建筑文化的“徽州傳統建筑營造技藝”入選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為此,本刊記者深入徽州黃山、歙縣、休寧、績溪等縣市,走訪相關學者、官員、民間工匠,體驗徽州古建筑隊現場營造修復工程,實地調查了徽州古建筑中最為精華的部分——“徽州三雕”,以期從這一角度向讀者展現典雅于外,文化于內的徽州建筑特色。

徽州建筑,不管是廟堂宗祠,還是鄉間村落,點滴之間,都蘊藏著典型而深刻的徽文化精髓。建筑是徽文化的一個重要載體,大到高墻院落,小至門樓雕刻,你都能從中發現一種“思路”,一種“表達”。《發現徽州建筑》一書作者,現任安徽商報副總編輯的趙焰,對徽文化情有獨鐘,在向記者談及其寫作思路時,他強調的是一種“思想”。所以,探尋徽派建筑,不僅是對其精湛技藝的考察,更是“對徽州建筑所寄托的地理、歷史、文化等進行解讀,突出人文色彩和建筑的精神氣韻”。

——這種“人文色彩”和“精神氣韻”,最為突出的表現,或許就在于徽州建筑營造技藝里的精髓——“徽州三雕”了。


木雕:徽木致雅

記者走進“隱于市”的蒯正華木雕工作室時,發鬢斑白卻精神矍鑠的他正在緊張地修復一根從上海運來的徽派建筑屋梁。“現在需要修復的古建筑木雕太多了,整天都忙不過來”,蒯正華在詳細介紹他的“修復工程”后熱情地邀請記者參觀他的工作室。這位其木雕作品《加官進爵和美家園》剛榮獲“2010中國工藝美術百花獎”金獎的“中國工藝美術師”,在記者眼中,絲毫沒有“大師”的“范兒”,工具攜身,木屑滿衣,儼然一個忙于工作、略顯害羞的“工匠”。

蒯正華的工作室簡單緊湊,周圍堆滿了他收來待修復的古建筑木雕,二樓工具的敲打、推磨聲不斷,幾個徒弟頭也不抬的雕刻著手里的木雕作品,桌上擺著各種諸如小斧頭、硬木錘、鑿、雕刀、鋼絲鋸、磨石、砂布等工具。他饒有興致地向記者展示他從民間收購來的木雕門窗,雖有的破損嚴重,但如今卻是難得一見的“珍寶”,而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根據這些木雕作品原先的結構和內容,加以修復,使其完整如初。

蒯正華介紹,徽州木雕長于精工,根據建筑物體的部件需要,采用圓雕、浮雕、透雕等表現手法與之整體相配。徽州木雕內容豐富,名人軼事、文學故事、戲曲唱本、宗教神話、民俗風情,世俗傳說、社會生活等等,無所不包。所以,他向記者強調,從事木雕雕刻和修復工作,不僅需要精湛的技藝,更要有深厚的文化學識,比如面對一個破損的木雕作品,你不能根據其殘存的部分而推知出作品原本所雕刻的內容,就無法從事這項工作。看蒯正華修復的木雕作品,如三國故事、八寶博古等,不露痕跡,與原古雕刻融為一體,栩栩如生,不得不讓人驚嘆。

“如今徽州建筑需要的木雕創作也很多,我一心一意地從事雕刻,也致力于將徽州木雕傳承技藝下去”。以磚木結構為主的徽派建筑,木雕是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從門窗到房梁,木雕無所不在,如今蒯正華一面修復古建筑木雕,一面創作新的木雕作品,還受聘于當地大學向學生傳授木雕技藝,雖苦累不絕,卻樂在其中。在其工作室內,記者見到了蒯正華工藝美術百花獎金獎作品《加官進爵和美家園》,偌大一副木雕作品,細致入微、人景相融;躍然于木,點滴到位,實為難得精美的藝術佳作。

在安徽大學徽學研究中心的相關專家推薦下,此次采訪行程,記者在黃山文化新聞出版局非遺科科長汪翔,以及歙縣文廣局相關官員的介紹陪同中,參觀了歙縣陶行知紀念館,高聳典雅的徽派建筑主體正面上,從上而下密布鋪落的木雕門窗,著實令人嘆為觀止。(見圖?)正如一位作者在感受過徽州木雕藝術后發出的感嘆:若能身臨其境,你會感到這是闖進藝術之宮,俯仰四顧,比比皆是,為這雕刻藝術立體式包圍。在這美的王國中,你會留連忘返,那三分精美、七分雅致的立體畫,會給你留下無盡的遐想。


磚雕:青磚格物

走進任何一個徽州建筑群,特別是諸如歙縣古城、西遞宏村等歷史遺跡,在任何一座古民居、古牌坊或現代徽派建筑前,首先映入你眼簾的,便是裝飾其上的磚雕。磚雕是在徽州盛產的質地堅細的青灰磚上,經過精致的雕鏤而成的建筑裝飾,廣泛用于徽派風格的門樓、門套、門楣、屋檐、屋頂、柱礎、屋瓴等處,從而使建筑物顯得典雅、多姿、莊重、風度。

家住歙縣北岸鎮大阜村的吳正輝,是徽州磚雕的代表性傳承人,畢業于園林花卉專業的他,歷經數十年的磚雕修復與制作工作,成為了遠近聞名的徽州磚雕工藝美術師。20103月,其作品《訪友圖》成功入選上海世博參展并被世博會博物館收藏。當記者一走進他家廳堂,便見其于上海世博參展的大型徽州磚雕門樓作品,這幅3.1,寬1.2,有大小76片磚雕組合而成作品以《三國演義》為題材,雕刻的人物故事主要有三顧茅廬、七擒孟獲和兵出祁山等,磚雕上的亭臺樓閣、人物山水、花邊圖案紛繁錯落,手法精湛、別具一格。(見圖?)

提及徽州磚雕,吳正輝滔滔不絕,興奮不已,他向記者介紹,徽州磚雕裝飾的重點是門樓、門罩;作為古民居出入口標志的門樓、門罩,造型多樣,數不勝數。古代磚雕多以浮雕為主,少數為線刻。在青灰色的屋脊和屋頂、雪白的粉墻、水磨青磚的門罩、門樓以及飛檐之上,磚雕裝嵌其中,典雅莊重、氣質凌然;雕刻工整、運線流暢;主題突出,層次分明。

和木雕一樣,徽州磚雕也特別要求文化內涵,不管是修復還是創作,都需要對歷史的熟知與典故的運用。吳正輝向記者介紹徽州磚雕的主要工序是“打”和“出細”,“打既從選題立意、構思到構圖的過程,鑿出畫面的輪廓,雕物的深潛;而“出細”,即是精雕細刻,把打坯階段完成的輪郭再作具體刻畫,強調細部的重點精雕。因為磚雕材質——青磚脆細的特點,所以對磚雕者的技藝要求很高,一來雕刻過程需分外小心,一不留神,比如一片樹葉,一個人物的眉眼,稍有差錯,便會打亂“坯路”,影響整部作品的美觀;二來即使在雕刻過程中難免失手,技藝高超的工匠還需具備“隨即應變”、調變布局的能力,比如人物雕刻中不小心弄壞眉毛,那么可將原本布局的人物根據整體內容調整為風景等。

說到徽州磚雕工藝之“細”,要求之“高”,從其傳統工具便可知大概,徽州磚雕的傳統工具主要有木炭棒、鑿、、撬、木槌、磨石、砂布、弓鋸、棕刷、牽鉆等,還不包括一些磚雕藝術家為更生動地表現人物形象和風物特征而使用的,常人根本無法叫出其名的工具。

在吳正輝的介紹下,記者還拜訪了與其同村的另一位磚雕工藝師吳林水,他的創新性磚雕作品《寶塔》,在2010年“首屆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博覽會”上奪得金獎。在吳林水的介紹下,記者有幸看到了這座“寶塔”,他將傳統的普遍用于門樓的磚雕藝術移植在五層的“寶塔”上,通過一年多時間的創作,從底座逐次向上,分別雕刻了“四季平安圖”、“三國故事”、“貍貓換太子”、“漁樵耕讀”,且通過難度甚高的深度立體雕法技藝,使得觀賞者不管是從遠處還是近處看去,都清晰自然,逼真動人。(見圖?)

縱使歲月磨礪,風雨剝蝕,在徽州隨處可見的鑲嵌于民居、飼堂、廟宇等上的磚雕,依然剔透玲瓏,格物致知。


石雕:冷石生趣

一位徽州古典園林建筑有限公司的工匠說得好:石頭是冰冷的,但被徽州藝人雕刻后的石頭卻是有生命的。記者在歙縣徽州府衙大規模修復工程的現場遇到很多徽州建筑營造的能工巧匠,在隨機采訪中,你常會驚訝于這些外表樸實、憨厚真誠的工匠所說出的話。徽州石雕,是徽州建筑營造技藝的又一重要精髓,不同于木雕和磚雕的是,徽州石雕題材受雕刻材料本身限制,不及木雕與磚雕復雜,主要是動植物形象、博古紋樣和書法,至于人物故事與山水則較為少見。

可以說徽州石雕的整體性較強,因取材石料,難以表現繁復的細節,但這絲毫不影響其工藝價值與在建筑技藝中的地位。說說徽州石雕的取材與代表性作品便可見一斑:徽州石雕取材來源主要有二:一是青黑色的黟縣青石,二是褐色的茶園石,二者色澤有別,觀感亦有差異。具有代表性的有黟縣西遞村宅居和胡文光刺史牌坊、黟縣許國石坊、休寧縣汪由敦墓地諸處的石雕等。

遺憾的是,此次徽州之行,因黃山文化委推介的徽州石雕工藝大師均因工作不在當地,未能如愿與之面談交流。據當地政府官員介紹,徽州石雕和木雕、磚雕相同,在徽州地區分布很廣,類別很多,主要用于寺宅的廊柱、門墻、牌坊、墓葬等處的裝飾,屬浮雕與圓雕藝術,在雕刻風格上,浮雕以淺層透雕與平面雕為主,圓雕整合趨勢明顯,刀法融精致于古樸大方,無論是木雕、磚雕還是石雕,都將浮雕、透雕、圓雕、線刻等多種技法并用。

在黃山文化委非物質文化遺產科提供的徽州非物質文化遺產介紹叢書里,記者查閱到,徽州石雕的制作程序主要包括石料加工、起稿、打荒、打糙、掏挖空當、打細等環節,傳統工具主要有鏨子、楔、扁鏨、刻刀、錘、斧、剁斧、哈子、剁子、磨頭等。行走于歙縣古徽州府、績溪縣城小巷等徽州地域,在不同類型的牌坊上,在靜默肅穆的寺宅中,花鳥瑞獸、龍獅馬鹿,石雕藝術,給人的感覺不僅在于其傳統的精湛營造藝術,更透露出一種歷史的厚重力和滄桑感。

“天工人可代,人工天不如”。徽州建筑的營造技藝除卻用“嘆為觀止”四字形容,難以贊譽。其建筑技藝精髓——徽州三雕,雕者“執刀有力,運刀自如,刀隨意動,意指刀達,刀中有筆,相得益彰”,技藝與藝術結合到完美境界。如今,一批徽州古建園林施工企業及建筑隊也相繼成立,徽州建筑營造技藝延伸至海外,不僅在國家非遺保護工作中涌現出諸多優秀的傳承人,記者在調查走訪中發現,藏于民間的技藝高超者亦有很多。在歙縣明清古民居集中地——斗山街,記者無意走進一座民宅,簡陋的廳堂前,坐著一位居住于此的年輕工匠,任憑記者如何拍照,他頭從不抬,只認真地雕刻手中的木佛。而等他雕刻完成,記者詢問,原來是一位技通“三雕”的民間“高人”。

  地址:黃山市迎賓大道50號  Email:[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559-2574222  備案號:皖ICP備11002548號
全天赛车pk10免费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