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研究
流芳園
 學術研究 首頁 >> 學術研究 >> 學術研究  
把非遺的價值及精神傳遞給更多人
新聞來源:黃山市非物質文化遺產館  添加時間:2011-05-19 14:19:08  瀏覽:2596次

           1月10日至14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地區非物質文化遺產師資培訓班在北京舉行。這次歷時5天的培訓班涉及如何加入《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國家層面履約工作、《急需保護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申報和以社區為基礎的非遺清單制定等內容。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選定的,來自中國、印度、斐濟等亞太地區多個國家和地區的10位非遺專家接受了此次培訓。

培訓班舉辦期間,主辦方代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秘書處負責人塞西爾·杜維勒接受了本報記者的專訪。

要重視縣市級非遺工作

采訪前,有人告訴記者,杜維勒是聯合國非遺方面的“一號人物”,一定要“嚴陣以待”。看見她出現在師資培訓班現場時,一身正裝,認真聽取學者們的發言,偶爾鎖眉思索,顯得不茍言笑。然而,與記者開始交談后,她卻一改嚴肅的表情,舉手投足間充滿活力,令人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感染力。這與記者之前在位于法國巴黎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的工作人員身上看到的那種自信和激情相吻合。

杜維勒對中國的非遺保護情況有所了解。“中國的非遺保護工作近年來取得了突出成績,這說明中國從國家層面在非遺保護方面做出了很大努力。”對于中國文化部及地方政府在保護非遺上的投入,她十分贊許。她特別指出,中國文化部針對國情所制定的從中央到地方多級非遺名錄,表現出國家對社會不同群體的歷史記憶和對文化遺產的充分尊重。“每個群體都擁有自己的文化,這是文化多樣性的基本特征。國家級的非遺需要保護,縣市級的非遺同樣需要重視。”在她看來,一個縣市級的非遺項目對于其他縣市的公眾來說可能是陌生的,但對該地域的公眾來說,那就是他們文化生活的重要部分。“中國設立的不同級別的非遺名錄,能夠在更大程度吸引不同民族、地域的公眾重視屬于自己的文化遺產。”

看到記者點頭認同,杜維勒微笑著說:“正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設立了國際級的非遺保護名錄,它很重要,但只有它是遠遠不夠的。我們之所以不斷呼吁更多的國家加入《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強調締約國加強履約能力,正是出于這個原因。對整個人類而言,每個國家和地區的非遺是同等重要的。”

向更多人傳遞非遺精神

杜維勒這次來到北京,主要是因為亞太地區非物質文化遺產師資培訓班。這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一次舉辦非遺師資培訓班。杜維勒指出,目前國際社會對于保護非遺的重要性已形成廣泛共識。但是,由于各國對于《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的理解和關注的問題不盡相同,而且大多數國家缺乏熟悉公約和非遺保護研究的專家,因此在切實開展非遺保護工作時,往往遭遇不同的難題。

“所謂師資培訓班,就是要培養更多既了解本國非遺情況又熟悉公約的專家。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力量是有限的,必須借助各國政府和專家的力量。”杜維勒說:“這些接受培訓的專家不僅將直接幫助各國政府深入了解《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有關內容,切實提高履約能力,他們還有更多的任務,那就是根據各國的不同需求,繼續開展新一輪的培訓活動,將非遺保護的價值及精神傳遞給各國非遺領域的專家乃至公眾。同時,這些參加培訓的專家互相之間還能借機加強聯系與合作,分享并共同解決問題。”

還沒等記者發問,杜維勒就接著自問自答道:“為什么這個培訓班會在北京首辦?原因有很多。最主要的原因是考慮到近年來中國的非遺保護工作取得了一系列顯著成果。直接的原因則是,去年5月18日,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支持的亞太地區非物質文化遺產國際培訓中心已在北京正式掛牌。這個中心的宗旨和主要職能正是致力于宣傳和推廣《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組織地區和國際性非遺保護培訓活動,提高亞太地區締約國在非遺保護方面的能力。”

關于今后的工作

從來自荷蘭和南非的非遺專家編寫的厚厚的培訓材料中,記者了解到,接下來,師資培訓班還將陸續在津巴布韋首都哈拉雷、加蓬首都利伯維爾、阿聯酋首都阿布扎比、保加利亞首都索非亞及古巴首都哈瓦那舉辦。可見,通過舉辦這一系列培訓班,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在全球范圍內建立起一個國際專家師資網絡。

杜維勒透露,在師資培訓班之外,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非遺方面還有很多重要課題。目前,非洲國家和地區的非遺保護工作與急需保護的非遺項目是其將花大氣力去推進的工作。“非遺保護工作在一些非洲國家尚未得到重視。這種情況的出現有社會、經濟等多方面原因,那里的公眾非遺保護意識更加薄弱,國家層面的投入也相對要少得多。”在非洲開展非遺保護工作勢必是一塊難啃的骨頭,但這對杜維勒來說不是問題。她認為,無論在哪個國家、哪個地域,保護非遺的觀念都能落地生根,因為它從根本上尊重人、尊重文化。

關于急需保護的非遺項目,杜維勒表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進一步細化有關規定,對于一些非遺項目會考慮發出警告甚至采取清退措施。不過,她很樂觀地說,非遺自有它的韌性,它不會像自然遺產和物質文化遺產那樣容易受到社會經濟發展的壓迫。“一種社會風俗或是手工藝技能的消亡不是一年兩年的事情,只要各國及時保護,多呼吁公眾重視參與,險情總是可以避免的。”

(記者葉飛)

 

  地址:黃山市迎賓大道50號  Email:[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559-2574222  備案號:皖ICP備11002548號
全天赛车pk10免费计划